討論區 新知 好康 媽媽力 家族
文章搜尋 女性 兒童 家庭
 
 
【我的負九到一】得獎文章已刊出
 
 文◎新手父母出版
我已經記不起什麼時候開始就一直希望有個孩子,像大多數小女孩一樣,我幫孩子們取好了各種名字,當然也考慮到孩子的性別!諷刺的是,其實我真正想要的是四個男孩……我也不確定是為什麼,或許是因為十五歲之前我一直都很男孩子氣的緣故吧,連朋友也是男孩子居多。我力挺阿仙奴 (Arsenal)足球隊(因為我爸爸也是阿仙奴的球迷,而我又是爸爸的乖女兒!),成天穿著多克馬騰斯(Doc Marten)靴子。我知道家庭對傑米和我而言都非常重要,所以我們交往不久便開始聊到孩子的事情,一旦我們結了婚,就會馬上開始計劃生小孩。

有了這樣的共識,我們便決定結婚並且按照計劃行事(當時我二十六歲,傑米二十五歲),我開始服用葉酸,為生小寶寶而作準備,並且閱讀有關懷孕的書籍,我真的等不及……打算生個小寶寶這件事情讓人作夢都會笑,當然,後來你才會了解原來懷孕並非如你第一次想像的那麼神速。我天真的以為絕對可以在渡蜜月時就懷個寶寶,懷孕是件既簡單又很羅曼蒂克的事情,我想得太美了。

我本來就知道自己可能有生育方面的問題,因為從十六歲開始我的經期就不太正常,也因此而看過醫生。醫生證實我有多囊性卵巢,可能導致日後生育上的問題,但是我刻意將這件事拋諸腦後,希望按照書上的指示去做而能順利懷孕。渡蜜月回來之後(心想我們鐵定可以做人成功),我甚至買了一組驗孕試紙。如果你也曾經歷過這樣的處境,就會了解為什麼我說光只檢驗一次是絕對不夠的。所有的檢驗都呈陰性反應。

幾個星期過去了,我的月經一直沒來(雖然對我而言這是很平常的事),所以我把這個現象當成是我懷孕了的表示,陰性反應的檢驗是錯誤的。不過我相信只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正確率是不夠的,於是我決定試試看別家廠牌的驗孕試紙。當然囉,我把這些驗孕試紙統統藏起來,不讓傑米看到,私底下暗暗進行這件事;我幻想著哪天從廁所出現,到樓下告訴傑米這句美妙的話:「我懷孕了。」

記得有一天晚上我好渴望能吃到草莓起士蛋糕,就是非得吃到一些才甘心,可是家裡並沒有這種東西,吃草莓起士蛋糕的念頭就像魔咒般盤旋在我心裡。傑米在上班,這時是晚上八點半,實在想不出其他法子了,於是我跳進車子裡,開車到當地的聖斯伯里超市(Sainsbury's)買了一個起士蛋糕。很自然地,我把這件事視為懷孕「囝仔癖」的開始!然而我並沒有懷孕。這樣的過程進行了好幾個月,這段期間我的生活似乎就耗在設法懷孕和驗孕上面。
 

我相信每個人在做那項驚人的懷孕檢驗--出現兩條藍線而非一條時,必定清清楚楚記得當時的情形,那真是超震撼的,尤其是像我這樣白白坐在馬桶上不計其數的人,做到屁股都發麻了,只希望能奇蹟似的出現第二條藍線!

事發當天究竟是怎麼個回事呢?在奧利佛家這天一如往常,傑米已經出門去為聖斯伯里超市拍廣告片,我在新房子裡料理家務。
從義大利回來之後的一個禮拜,我一直忙著打開行李、整理新家,感覺累斃了。我盤算著要怎麼整理衣櫃,並空出一天的時間清理傑米沾滿泥巴的運動鞋和我那些湊不出整套的內衣褲當中--真不是件容易的差事!

如果吃了處方藥還是無法成功受孕的話,我的「好朋友」應該會在這個月的這幾天大駕光臨。一轉眼我服用克羅米芬也三個月了,心裡預期月經會像平常一樣準時報到。這天是七月四日--也就是美國國慶日,同時也是瑪丹娜「金髮野心年代」(Blond Ambition)巡迴演唱會到達溫布萊足球場(Wembley Stadium)這一站。(因為我曾經日思夜盼地等著買門票,所以記得很牢!)這種三個月為週期的藥片已經服用完,所以我希望醫生能重新評估我的情況,或許可以考慮進行更強效形態的生育治療,我覺得應該把克羅米芬狠狠捶一頓,並且計劃好找一天打電話給崔醫師,請教更多生育方面的資訊。

那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樣洗澡,然後翻箱倒櫃拿出還未打開、上面標示著「沐浴用品」的盒子,尋找硬毛刷,準備孤伶伶地進行一項大概是沒什麼指望的懷孕檢驗……好歹總得把這些驗孕棒用完。「下次去採購的時候再去買十包一組的驗孕棒。」我心裡這樣想著,根本沒意料到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像之前做過的其他檢驗一樣,我先閱讀上面的說明(這種習慣當然是多此一舉),將驗孕棒放在尿液中等待結果。這次我決定把這項檢驗拿進臥室中,順便看一下電視節目《今晨》(This Morning)。我的眼睛看著理查和茱蒂,又瞄一下驗孕棒。這次的結果竟然不一樣--呈現在我眼前的檢驗變成陽性的!神奇的藍線出現了,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我心裡想那不會是真的吧,身體微微發抖,漸漸感覺到雙腿發軟,然後拿起電話準備打給傑米,可是他的手機竟然關掉了!我一定要把這個消息告訴別人,所以我打電話給媽媽,對著電話答錄機大叫:「我懷孕了!我懷孕了!我懷孕了!」這樣的叫聲一定可以穿透浴室讓她聽到!接下來要告訴傑米,可是他正拍片到一半,要接電話可不容易,轉接五個人之後,我終於能和傑米通話了。雖然我興奮地在電話中大聲尖叫,他在滿屋子都是人的情況下當然無法表現出什麼反應,可是從他的聲音中我仍然聽得出充滿興奮。

如同每位第一次發現自己懷孕的女人會告訴你的一樣,呈現陽性反應以後不會讓你安心休息,我不斷檢查這條線,只為了確定自己真的懷孕了……每個鐘頭我都做一次檢驗。
接下來我的工作是打電話給可愛的崔醫師,告訴他這個消息。「這可算是天大的好消息吧?」我這樣想著,就在一個鐘頭之前我才為了截然不同的理由而想打電話給他哩。
我像是踩在雲端當中般感到虛無縹緲,把整個小小的歷險記一五一十告訴了崔先生(不管他想不想聽全部的細節)。不論我的問題是有水準的還是荒誕離譜,崔先生就像天底下所有的好醫生一樣,都一一回答我所有的疑問。這只是往後九個月來,我三不五時打電話去詢問這位可憐的醫生的開端而已,可是每個問題和愚蠢的談話內容,都被真正的憐憫心、耐心和貼心地對待,使我想到我並不是唯一一個纏著婦產科醫生不放的剛升格的準媽媽!

一般的懷孕過程通常是這樣的,當婦產科醫生證實你懷孕了,你似乎只需要等待,直到懷孕三個月時去產檢,展開充滿希望與樂趣的旅程,寶寶的存在也變得更真實。可是我的情況不太一樣,由於我有生育方面的問題,不能只完全憑驗孕棒來斷定是否懷孕,打完最剛開始的那通電話給崔先生之後,就必須馬上到醫院進行所有的初步檢查。由於只在電話中告訴傑米這項消息無法令我感到滿意,在前往醫院的路途中我抑制不了突然去看他的衝動。我手裡抓著驗孕棒,小心翼翼地誘哄他從會議中出來。我確定在場的人一定注意到我們之間這件了不得的事情。

那一天,我完全處於飄飄然的狀態,迫不及待想要傑米回來一起討論小寶寶的事情,夢想我們即將為人父母的情形。
我從醫院回來的那一天,天氣酷熱難耐,於是我換上渡假穿的短褲(這種短褲又短又緊,通常都是在海灘上渡假時穿的),然後搭配一件顏色鮮豔的粉紅色背心。我感覺好極了,可是顯然我的荷爾蒙濃度飆升,流行感卻頓時喪失!我去漢普斯特得一個我最愛去的地方--伯夫莊園(Burgh House)--屬於英國國家信託基金會一棟豪華宅邸,裡面供應有最頂級帶皮煮的馬鈴薯。我在想服務生是否知道我懷孕了,我在想所有的人是否都看出我懷孕了。或許我不斷詢問馬鈴薯皮上的起士有沒有經過殺菌,足以讓服務生覺得我要不就是瘋了,要不就是有懷孕的跡象。這道帶皮馬鈴薯嚐起來簡直像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可口的食物,當然囉,我把驗孕棒放在袋子裡帶出門,以方便我隨時拿出來看這兩條藍線。

至今,我仍把懷波比時的驗孕棒還有我第二個寶寶黛西呈陽性的驗孕棒放在一個特別的盒子裡,這幾條藍線仍舊像魔術般的呈現在那兒。
 
葛雷德.柯提斯
  美國著名的醫學博士暨婦產科醫生,著有多本與懷孕生產有關的專書。
茱蒂斯.史考勒
  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居家照顧理學碩士,與葛雷德.柯提斯合著《懷孕40週全書》
威廉.席爾斯
  美國著名的醫學博士暨婦產科醫生,任教於南加大醫學院,妻子瑪莎擔任護士,並具有助產士資格。合著有《哺乳全書》
鄭志堅
  國泰醫院內湖分院婦產科主任,著有《準媽咪100問》
 


Copyright© BabyHome | 關於BabyHome | 服務條款 | 隱私權政策 | 合作提案 | 客服信箱 | Q & A | 徵才資訊
Copyright 2010 BabyHome. All right reserved.